八街玫瑰的供给侧改革难题
当前位置 :首页 - 新闻
来源:滇中新区报 记者 孙伟 陈熙/文 周凡/图


4月中旬,地处安宁南部水源林保护区内的八街街道办事处,近万亩食用玫瑰花竞相绽放,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客前来踏青、赏花、采花。徜徉花海,游客脸上荡漾着与玫瑰一样灿烂的笑靥。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勤劳朴实的花农们忧心忡忡——16日头水花“开盘”价每公斤15元,没过两天就跌到8元,尽管花价近日小幅上涨,但花农担心花价会像去年同期那样起起落落。一边是数以万计的游客潮水般地涌向玫瑰花田的欢声笑语,一边是八街2300多户花农面对玫瑰价起落发出的长吁短叹。冰火两重天的背后,人们不禁要问,玫瑰产业发展该何去何从?带着问题,记者走进八街调查采访。


调查:花农的喜与忧,喜:花价已连续多日稳定在每公斤8元,忧:“假日经济”是办法,但不是长法


18日清早,记者驱车从安宁市区沿县八公路来到八街,这条35公里长、并不宽敞的公路是八街通向外界的主要通道。平日这条公路上的车辆不算多,但一天前的周末,这条公路被前来赏花采花的游客车辆堵得水泄不通,不得不出动警力疏堵保通。


再次见到温水村玫瑰种植大户老杨时,他正在自家的花田里接待几位游客。“玫瑰花有刺,小心扎手!”“这有几顶草帽你们拿去戴,小心中暑!”……草帽不够,老杨把自己头上戴着的草帽递给游客,黝黑的脸庞上滚动着汗珠。


这两天游客在花田里采摘玫瑰的体验价是15元/公斤,我们采摘交合作社的价格是8元/公斤。”老杨抹了一把汗说:“前两天合作社的收购价还是15元/公斤,今天就跌到了8元。”采访中,很多花农表露出极大的忧虑,去年同期,八街玫瑰花的“开盘价”跟今年差不多,但短短几天,花价竟一路走低,跌破3元/公斤,他们担心今年“重蹈覆辙”。


“活动当天人山人海,活动过后冷冷清清。”老杨说的“活动”,是八街街道举办的“八街慢生活·芬芳之旅”。从2013年4月起,八街每年策划组织“八街玫瑰节”,通过媒体、微信、微博等平台多渠道宣传八街食用玫瑰花,以食用玫瑰花开放的独特田园景观为亮点吸引游客来八街赏花、采花,亲手体验鲜花饼、玫瑰花糖、玫瑰花香皂的制作工艺。


活动开展以来,每年花季吸引游客12万余人次,提高了八街的知名度,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八街经济发展。

今年的“活动”从4月16日起至5月15日止,细心的花农算了一下,在为期30天的“活动”中,包括五一小长假、周末双休日在内的节假日共有11天。这11天无疑是花农们的“黄金期”,大家喜忧参半,喜的是大批游客造访八街,推动花价上扬;忧的是游客走后花价又“土墼见水,返本还原”。他们迫切希望玫瑰花价能保持在一个合理的价位上!


花农杨贵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每公斤玫瑰花的种植成本(肥料、除虫、人工等)超过5元,一旦市场低于此价就意味着亏本。“但我们明知亏本也要卖啊,不可能把花烂在田里。”很多花农认为,尽管周末以及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促进玫瑰花价上扬,但这仅是办法,不是长法,不能靠区区几天“假日经济”拉动花价。花农的忧虑不无道理,数据显示,八街食用玫瑰鲜花瓣的年总产量约6000吨,如果以当年12万人次游客人均购买5公斤计算,也不过60吨,仅占总产量的1%,庞大的玫瑰花产量与游客有限的购买力形成巨大反差。

回味:八街玫瑰曾经的幸福时光


4月以来,八街街道党工委书记汪华跑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花田,对于八街玫瑰的前世今生,他如数家珍:“八街种植食用玫瑰有60多年的历史,品种是保加利亚玫瑰和当地蔷薇杂交而成。1980年八街食用玫瑰种植面积仅4亩,目前达到8900亩,主要分布在相连、八街、铁厂、温水等19个村委会,种植户有2300多户,其中300亩以上连片种植的基地有相连、八街、铁厂3个村委会。”“规模化种植初期,由于缺乏市场经济意识,只注意发展种植规模,对市场营销认识不足,曾出现花价上扬时农户盲目扩大种植规模,花价下跌滞销时农户含泪铲除辛辛苦苦种植多年的食用玫瑰。”汪华说,2005年八街食用玫瑰收购价格一度低至每公斤2元,种植面积从700多亩减少到400亩;2010年五一期间食用玫瑰收购价格由10元/公斤跌至3元,平均亩产值不足3000元。为解决产供销矛盾,八街街道积极引导种植户开拓创新,推广无公害标准化栽培技术,不断提高食用玫瑰花的产量和质量,并通过招商引资平台扩大对外宣传力度,引进嘉华鲜花饼、花味道鲜花饼、山云彩鲜花饼、徐庆鲜花饼、普洛丝手工皂等鲜花加工企业。目前,八街拥有食用玫瑰合作社25家、加工企业5家。


同时,鼓励食用玫瑰合作社、加工企业收购食用玫瑰花进行精深加工。其中,高桥食用玫瑰合作社生产的“春雨思竹”玫瑰鲜花瓣获得国家绿色产品认证,玫瑰糖、玫瑰酱、玫瑰含片、玫瑰饮料等10多个玫瑰产品畅销省内外。通过不懈努力,八街食用玫瑰初步形成“生产+加工+销售”一条龙的产业化发展模式。


销售渠道畅通了,市场收购价格节节攀升。2011年,八街食用玫瑰收购价格由每公斤6元涨到15元,亩产值达7000多元;2012年,收购价格由每公斤10元上涨到25元,亩产值超过1万元;2013年以来,收购价格始终稳定在25元,亩产值达到1.5万元以上。


农户收入增加后,种植积极性大幅提高,2014年八街新增食用玫瑰种植面积4000余亩,全街道累计种植面积8900余亩。为提高玫瑰花生产能力,安宁市农业局还引进10台玫瑰花分选机,平均每天可分选25吨新鲜玫瑰花,通过增加收购储藏销售量,促进花农增收致富。


砂场村村民陈玉萍年过五旬,是该村公认的玫瑰花种植大户。2009年,她以每亩200元的年租金租下8亩地种植食用玫瑰。“10年租金一性付清。”陈玉萍说,她和丈夫起早贪黑把花田盘得井井有条,从2011年起,花价持续走高,家庭收入颇丰。“虽然苦点累点,但心情很好。”陈玉萍告诉记者,她喜欢唱歌,尤其是与玫瑰有关的歌,在田间地头劳作时,她常哼唱《玫瑰玫瑰我爱你》《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》等歌,“后来花价惨跌,再也没有心情唱了。”

叩问:花价跌落谁担责?


连续稳定多年的玫瑰花价为何在这两年再次下滑?花农不解,汪华也困惑。去年4月,汪华几乎天天跑到田间地头,向花农、合作社请教,上下求索寻找答案。“大企业对八街食用玫瑰花的依赖度逐年降低。”汪华分析说,以前八街玫瑰花产业发展有较大的龙头企业引导和带动。以嘉华食品厂为例,当年嘉华在八街收花有多少收多少,农户种花、交花的积极性高。但随着近年来嘉华调整产业结构,分别在马龙县、禄丰县投资建设了3000亩食用玫瑰花种植基地。嘉华相关负责人透露,产自该企业自建基地的食用玫瑰,按鲜花比例可以做成5000万个鲜花饼。


近年来,随着全省各地争相开辟食用玫瑰花种植基地,食用玫瑰产量过剩对八街造成了极大的市场压力。据统计,近年来各地从八街购买的食用玫瑰花种苗超过1000万苗,受外部市场挤压,八街食用玫瑰面临着巨大挑战。“本地或周边一些中小企业存在一定投机思想,产花旺季,花农着急,这些企业不急。”汪华说,食用玫瑰有个特点,花开后1天不摘色泽香气散失一点,两天不摘散失1/3,3天不摘散失一半以上,4天不摘花瓣掉落地上。拿捏住这个特点后,一些企业在玫瑰花大量上市时,往往采取观望的态度,等待花农降价。


据了解,八街盛花期内平均每天出产55吨食用玫瑰,而市场的日需求量为60吨,尚有5吨缺口。理论上讲,八街食用玫瑰应该供不应求,但事与愿违,目前的花价仍在低位运行。记者调查发现,尽管八街现有25家玫瑰花合作社,但这些合作社受流动资金、市场销路等因素影响,没有敞开收购的能力和实力,一些合作社甚至采取“抱团压价”的方式进行垄断式收购。一位花农大姐告诉记者,有时候也有外面的人来收花,价格远远高于当地合作社,但花农一般都不敢卖。为什么呢?“合作社的人说了,谁把花卖给外人,以后合作社就不收他家的花。”基于这个原因,花农们为了维持长远生计,只能选择向合作社妥协让步。


合作社与合作社之间也存在一定的“领地意识”,一些种花面积较大的村委会里“盘踞”着多家“本村人开的合作社”进行垄断式收花。其他合作社进村收花,村民多半不敢卖,怕得罪本村合作社。花贱伤农,一些花农伤感地说,要是花价再跌,他们只有铲除花田里的玫瑰花,改种其它农作物了。此言并非气话,2009年八街食用玫瑰花价跌至1元/公斤时,很多花农含泪铲除玫瑰种蔬菜。去年花价下跌后,一些花农改行去养鸡。花价跌落,一些合作社挺身而出,制定5元/公斤的收购保护价,力所能及地为花农挽回损失。“我们有销售渠道,收购价略高一点不怕,关键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‘吃’进这些花。”得知这些合作社因流动资金不足不敢接订单收花后,八街街道党工委、办事处借给他们50万元流动资金收购玫瑰花,条件只有一个:稳定收购价。但这家合作社也有顾虑,“收购价抬得过高会得罪其他合作社,我们多次被同行打过招呼。”“今天的花价涨了一块钱,收购价每公斤9元!”21日,花农方大姐打电话告诉记者这条信息。随后,记者通过电话回访了几位花农得到证实,花价小幅上扬,花农们略感欣慰,他们希望花价能稳定在合理的价位上。


发个朋友圈就能免费领礼品


5年来,和八街玫瑰田的合影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初夏记忆。八街也在尽可能地为每一位游客留下更好的旅游印象。“每个芬芳之旅我们推出不同的活动,我们希望更多的家庭来领略下八街的美景,成为家庭记忆的一部分。”昨天,八街街道办主任汪涛说。上周末,在八街魏家营的花田里,三趾树懒“闪电”成为大家热捧的明星。 “八街慢生活·芬芳之旅”、“LOVE 八街”文字背景也成为市民们拍照的首选。而在主会场普洛丝手工皂送出的礼品也让很多人惊讶。“发个朋友圈就能领到手工皂,这个活动太好了,我们不仅看到了美景,还能把芬芳带回家。”普洛丝手工皂负责人罗昕介绍,今年准备的礼物有几种,游客只要发了朋友圈就可以免费领。


破解:食用玫瑰产业链也需供给侧改革


作为全省食用玫瑰的重要产区之一,八街玫瑰价格的起起落落引起各方关注。普遍的观点认为,影响和制约八街食用玫瑰产业发展的主要原因有:一是产业发展存在小、散、弱的特点,没有建立标准化、规范化体系以及规模化的食用玫瑰交易市场,不能主导玫瑰花的定价权,导致花价随行就市,大起大落。二是盲目扩种造成产能过剩,花农抵抗风险能力较弱。加之企业创新能力不足,缺乏产品研发资金和深加工技术,导致食用玫瑰产品粗放、附加值低,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。三是规划发展以玫瑰为主题的都市城郊型旅游产业,缺乏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投入,导致进出八街的公路拥堵,集镇内旅游接待能力不足,难以带动其他相关产业发展。采访中,八街街道负责人透露,为破解食用玫瑰花发展难题,两年前,街道提出规划建设食用玫瑰花交易市场,引进有实力的商家搭建集生产加工、电商平台、冷链物流、仓储和批发零售“五位一体”的交易载体。用地指标由街道上报审批,建设概算资金1000多万元。


但这个设想至今没有实现,原因是八街作为安宁市最大的农业街道,属安宁南部水源保护区,受规划限制,辖区内没有工业企业,街道财力有限、资金实力薄弱,只能望花兴叹。“无资金、无技术、无营销能力,再好的玫瑰花也难卖。”铁厂村委会主任魏兆成说,八街食用玫瑰花如果能解决冷藏保鲜问题,销路应该不是问题。“过了盛花期,八街食用玫瑰在省外市场陡然上涨10多倍,原因就是企业掌握了冷藏技术。”魏兆成告诉记者,他自己投资6万元建了一个小型冷库,效果非常好。如果街道能牵头组建集体经济实体,投资几百万元建设大型冷库的话,就可以掌握食用玫瑰的自主定价权,不再受制于人。“盛花期由集体经济实体统筹收购冷藏保鲜,花价好时集中销售,无论集体或个人都能得到实惠。”他的建议得到很多花农的赞同。


如何拉长八街食用玫瑰的产业链,使之形成一、二、三产业良性互动发展?近年来,八街街道党工委、办事处进行了有益的探索。按照种植业促进旅游业、旅游业推动种植业发展的思路,街道大力发展以玫瑰为主题的乡村旅游,鼓励村民开办“农家乐”,开发“玫瑰宴”菜系等,这些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八街玫瑰的知名度。但从长远看,要让“八街玫瑰”成为品牌俏销市场,需要政府、企业、合作社以及花农“抱团”共同努力来实现。


来源:搜狐 http://mt.sohu.com/20160504/n447669178.shtml